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xXNSFKmHLMYAN1X8.jpg 点击上方[size=1em]“初九学舍”可以订阅哦!

《礼记·儒行》常州会讲稿(二)原文11:忧思儒有今人与居,古人与稽;今世行之,後世以为楷。适弗逢世,上弗援,下弗推;谗谄之民,有比党而危之者,身可危也,而志不可夺也。虽危,起居竟信其志,犹将不忘百姓之病也。其忧思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今人与居:与今人生活在一起。
(2)古人与稽(ji1):与古人之意相符合。
(3)以为楷:把他作为楷模。
(4)适:生存的时代。弗(fu2)逢世:没有遇到政治清平的时代。
(5)上:指君主及在上位的人。援:引荐,选拔。
(6)下:在下位的人。推:推举。
(7)谗谄(chan2 chan3):进献谗毁和谄媚之言。
(8)比党:因利益相同而结成党派。(9)竟:终究,始终。信(shen1):通“伸”,伸展。(10)犹:图谋、考虑。今译儒者与同时代的人在一起生活,却与古人之意相符合(以古人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);在所处时代的言行,可以成为后世楷模。遇到政治不清明的时代,得不到君上选拔,得不到同僚推荐;那些进献谗毁和谄媚之言的人,会结党而使其处于危险境地,但是,自身可以处于危险之中,志向却不会被侵夺。即使处在危险的境地,一举一动始终要伸展的是自己的志向,仍然不会忘记百姓的疾苦。儒者就是这样忧国忧民。引述:本节讲儒者从政时恪守志向,忧国忧民,不因政治险恶危其身而失去志向。
儒者有社会责任的担当,不脱离时代和现实,在现实生活之中落实仁义道德,所以说儒者“今人与居、古人与稽,今世行之,后世以为楷”。
儒者群而不党,一心为国为民。但在实际政治生活中,往往遇不到贤明的君主,得不到重用。小人得志时,必定结党营私,也会在君主和众人面前谗言诋毁,而使儒者遇到全面的排斥与打击,甚至受到生命威胁。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的儒者,其志向仍不会被剥夺,不会去同流合污。他们始终不会忘记百姓的疾苦,一举一动始终要坚持原则以求实现志向。仁义不是空言,要落实于现实之中;儒者戴仁抱义而行,推己及人,从政之心行便是要让百姓能够安居乐业。
原文12:宽裕儒有博学而不穷,笃行而不倦;幽居而不淫,上通而不困。礼之以和为贵,忠信之美,优游之法。慕贤而容众,毁方而瓦合。其宽裕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穷:停止。
(2)笃(du3):纯正专一。倦(juan4):倦怠,厌倦。
(3)幽(you1)居:平时一个人独处的时候。淫:倾邪不正。
(4)上通:上与君主相通。困:被困扰。
(5)以:应用。和为贵:以和谐为最重要。
(6)忠信:见到忠信的人能、。美:赞美。
(7)优游:见到柔和温顺的人。法:效法。
(8)慕:敬慕学习。容众:宽容地对待众人。
(9)毁方:去掉棱角。瓦合:与一般人共同相处。
(10)宽裕:宽厚大度。今译儒者博学而不止,专注践行学问而不倦,独处而不偏狭放纵,上通君主而不为所困(通道义不困窘)。在礼的应用上(知道上下尊卑而)最重视和谐,赞美忠信的人,效法柔和的人;敬慕贤德而能宽容对待众人,去掉棱角而与众人和睦相处。儒者就是这样宽厚大度。引述此节言儒者从政做事时博学、笃行,自律,不困;此内修也。又言礼和、美信、慕贤、容众,此外用也。内修、外用以处人事,自然宽厚大度。
学不可以已,博学是儒者终生之事。熊十力先生说:“孤陋寡闻,不足为学,故贵于博。博者,周以察物,而观其会通。不穷,求进不止也。”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”说明不仅要学,还必须落实到习上,所谓的习也就是行。此处笃行强调的就是纯正专一,始终如一,真诚无伪地践行学问。
   礼之以和为贵,可参考有子所说: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先王之道,斯为美,小大由之。有所不行,知和而和,不以礼节之,亦不可行也。”一起思辩。礼所讲究的是秩序,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过分重视尊卑贵贱、上下等级,因此,而产生贵贱有隔阂、尊卑不亲近的弊端。故君子以内心的平和来行礼,贵在有序和谐。
慕贤容众,毁方瓦合,即是“为道不远人”也,儒者效法天地之道,天道圆融而地道方正,因此,君子在内心则坚持道义与人为善,在言行方面去掉棱角不争不矜,与众人和睦相处,是为宽裕也。
本段的“幽居而不淫,上通而不困”宜细思之,前者是慎独功夫,后者指通道义而圆通,都是极高的修养境界。原文13:举贤援能儒有内称不辟亲,外举不辟怨;程功积事【不求厚禄】,推贤而进达之,不望其报;君得其志,【民赖其德】苟利国家,不求富贵。其举贤援能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内称:在亲人之中举荐人才。辟(bi4):同“避”,避讳。
(2)外举:举荐外人。
(3)程功:衡量功绩。积事:根据所做的事加以判断。
(4)进达之:使人能晋升、通达。
(5)苟:如果。
(6)援:支援、帮助。今译儒者举荐人才,对内不避亲属,对外不避仇怨,只衡量功绩并根据所做的事进行判断,推荐他们晋升通达,而不祈望从中得到厚禄或他们的报答。这样能让国君达到使用贤能的愿望,让国民能够依靠到贤能的德行。儒者只要国家得到利益,而个人并不贪求富贵。儒者举贤荐能就是这样的。引述:此节言儒者从政推举人才的原则、方法和目的:程功积事,不避亲仇,苟利国家,不求富贵。
举贤荐能是儒者从政的重要方面,因为治国平天下必须要重用贤能。子曰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”,人才,是国家兴亡、百姓福址的关键。儒者举荐贤能,是为了践行道义、推行仁政、苟利国家,绝不为个人的富贵利禄,所以只看功绩、能力和品德。《左传》襄公三年记载,祁奚因为年老而要辞官,晋侯向他询问谁可以接替他的职位,祁奚推荐了他的仇人解狐。晋侯正想任用解狐,解狐却去世了。晋侯又问可以任用谁,祁奚回答说:“祁午可以。”祁午是他的儿子。祁奚举荐他的儿子,属于“内称不辟亲”,不是为了拉帮结派;举荐他的仇人,属于“外举不辟怨”,不是为了谄媚。
思辩:举贤是为了治理国家,事情需要有能力的人来做,故荐能要看贤德与否,更要看功绩和经验,对其中既有贤德而又有才能的人,要让他们晋升,通达。若一个人只有贤德,而无才能,或反之只有贤德,而无才能,一定要根据情况甄别取舍。原文14:任举儒有闻善以相告也,见善以相示也;爵位相先也,患难相死也;久相待也,远相致也。其任举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相先:相退让。
(2)相死:为人而置自己生死于不顾。
(3)久:长久处于卑下的地位。相待:等待他人。
(4)远:相距遥远。相致:使朋友能前来投奔明主。
(5)任举:委任和推举。今译儒者闻善则互相告之,见善则互相示之;有爵位就互相推先,共患难就互相效死;有的朋友久在下位,就等待他升迁,有的朋友在远方不得意,就设法招致他来入仕。儒者对待和举荐志同道合的朋友,就是这样的。引述:   此节言儒者朋友之间的志同道合互帮互助之举,是儒者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思想的体现。也是从政做事阶段儒行。
“闻善”“见善”之善,指一切能使朋友在身心事业方面有所进益的善言、善行、善道。爵相先、相效死,指儒者朋友间可共富贵共患难,“久相待”“远相致”,指儒者朋友间勉励互助不离不弃。
思辩:本节讲的儒者都是指志同道合的友人,而不是泛指所有人,这些儒者都有立己达人的思想,所谓的爵相先、久相待、远相致,也一定是符合道义的互帮互助。不义而富且贵,儒者是不为的,因此,要注意区分和避免拉帮结派、徇私舞弊和裙带关系。原文15:特立独行儒有澡身而浴德,陈言而伏。静而正之上弗知也;粗而翘之,又不急为也。不临深而为高,不加少而为多。世治不轻,世乱不沮。同弗与,异弗非也。其特立独行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澡(zao3)身:洁身自好。浴(yu4)德:以德自清。
(2)陈言:陈述见解。伏:泄露于外,张扬。
(3)静:平心静气而不急不躁。正:以正道使人能正。
(4)弗(fu2)知:不必知道。
(5)粗:察言观色而委婉含蓄。翘(qiao2):启发引导。
(6)急为(wei2):急于去做事。
(7)不临深而为(wei2)高:不在卑下之处去显示自己的高贵尊显。
(8)不加少而为多:不因为自己在某方面略微高于别人就去矜持自傲。加,强加于人。少,在某方面略微有了成效。为,表现。多,矜持骄傲。
(9)世治:社会安定的时候。轻:自轻自薄。
(10)沮(ju3):自暴自弃。
(11)同:地位相同。弗与(yu3):不求相亲相合。
(12)异:地位不同。弗非:不非难、诋毁。今译儒者洁身自好而以德自清,陈述己言而不事张扬。平心静气地纠正君上和别人的过失,善言正行不为君上所知;察言观色委婉含蓄地去启发引导他人,又不急于改变他人。不在卑下之处去显示自己高贵尊显,不因为自己在某方面略微高于别人就去矜持自傲。世道安定的时候不自轻自薄;世道混乱的时候不自暴自弃。对地位相同的人不求结党,对地位不同的人不去非难。儒者就是这样特立独行。引述:此节言儒者洁身自好德性清正,以善言正行启发引导他人而不求人知,以不临深不加少平和对人而不显傲于人,世道安定混乱都能自重自爱,不论亲疏远近都非善不亲以善而合。(儒者入仕从政的德行到此节就讲完了)。
本节和第7节的“特立”可对比思辨,第7节讲儒者面对外压而展现的特立独行之勇。本段,讲儒者内心清净于德,外显为平淡冲和之智,既无世人张扬名利尊显自傲之态,也绝无急功近利自轻自弃之心,有的,只是春风化雨般特立独行的德性智慧。
儒者的特立独行,其根源在于内心的品德,而不是无根的外在行为。身体衣冠可以用水洁净;心灵智慧只能用德性自清。在充满名利得失、诱惑威胁的现实社会中,以德性自清的儒者,戴仁而行,抱义而处,仕于君上则静而正之粗而翘之,不在于君上是否知晓,不急功近利于一时之行,只在于事情是否符合仁义。生生不息谓之仁,合时合宜谓之义。
“粗而翘之,又不急为也”中的“粗”字比较难以理解。“粗”字即“麤”(音同粗cu),清代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指三层意义,一为:“三鹿齐跳,行超远之意。”二为“《字统》云:警防也。鹿之性,相背而食,虑人兽之害也,故从三鹿。”三为“不精也,大也,疏也”。此处粗义,大致为前二种,取三鹿相背而食警防之意,唯有警防,才能行之超远。联系上下文,“粗而翘之”即可理解为以敏锐警觉之心察言观色,找到切入点委婉含蓄地循循善诱。“又不急为也”是宜细思之,道理很简单,行之很困难,唯有德性自清绝无急功近利之心方可行到贴切处。道德经云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循循善诱而不急为,正是法于自然,在当代人生活学习工作中,若能多一些法于自然的不急为也,这个世界将会清净很多。(另:熊十力先生又有另外的理解:粗是指大事,若君主于大事有过失,一定要启发君主而使之认识到其过失,以便匡正其过失;不能急于获得成功,因为应当等待时机而后发言,而不能意气用事,避免导致不可挽回的情况。根据前面对粗的分析,结合前文已有“静而正之,上弗知也"等内容,故不采信。)
注:据《隋书·经籍志》载,《字统》二十一卷,杨承庆撰,《新唐书·经籍志》和《旧唐书·艺文志》则载《字统》二十卷,杨承庆撰,可能全书正文为二十卷,另有目录一卷④。此书唐以后史志虽未见记载,但宋修《广韵》、陆佃《埤雅》、辽释行均《龙龛手镜》尚引用此书,可知此书宋辽时尚存。明代杨升庵解说字词和清代段玉裁注《说文》亦曾引用此书,但今已无从考知其所据为原书抑或为佚文。
原文16:规为儒有上不臣天子,下不事诸侯;慎静而尚宽,强毅以与人;博学以知服,近文章,砥厉廉隅;虽分国如锱铢,不臣不仕。其规为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不臣天子:不屈服于天子的威权,而以道义做事。
(2)不事诸侯:遵从道义做事,而不是为诸侯做事。
(3)尚宽:崇尚宽缓。
(4)强毅以与人:以强毅的心志与人相处。
(5)知服:知道敬畏服从往圣前贤之道。
(6)近文章:随时学习礼仪典籍。
(7)砥(di3)厉:同“砥砺”,用石头打磨。廉隅:棱角。
(8)虽:即使。分国:分封给一个诸侯国。锱铢(zi1 zhu1):二十四铢为一两,八两为一锱。比喻微小。
(9)不臣不仕:不做他人之臣,不求仕官。
(10)规为(wei2):操守意志与所作所为。今译儒者对上不是臣服于天子的威权,对下不是为诸侯个人做事;慎重宁静而崇尚宽缓,以强毅的心志与人相处;广博地求学而知道敬畏往圣前贤之道,随时学习文章典籍,磨掉自己的棱角;即使把一个诸侯国分封给他也认为微小而不放在心上,不做人臣不入仕为官。儒者的操守意志与所作所为就是如此。引述:前文言儒者行,是在未仕、入仕两个阶段的德行,此节讲儒者可仕而不仕时修身立已的德行操守和所作所为。这一段实分重要,是真正的读书人和思想者的写照,是儒者清律自修的规范。
不仕王候,高尚其事。儒者“上不臣天子”者,如伯夷、叔齐三以天下让是也;“下不事诸侯”者,如长沮、桀溺等楚之隐者也,这两类人,完全将功名利禄放在一边,全部心志都在修养心性上。
“慎静而尚宽,强毅以与人”是儒者对自己心性修养的具体要求,“慎静”、“强毅”是“忠”的体现,“尚宽”、“与人”,是“恕”的体现。“慎静”是指谨严慎重、平心静气。说话则言出可行,言出必行;做事则心平气和,不感情用事。“强毅”是指坚持道义而不放弃、持之以恒而不放松。对符合道义的言行绝不放弃是“强”,对不符合道义的言行坚决不做也是“强”;在顺境情况下落实符合道义的言行而不轻忽是“毅”,在逆境情况下落实符合道义的言行而不放弃也是“毅”。故慎静强毅谓之“忠”。坚持道义而且明辨是非,然后再宽容待人则为“尚宽”;做事需要齐心协力,不放弃原则而能与众人齐心协力,则为“与人”。如果不坚持原则,不明辨是非,那不是宽容,而是纵容;如果不坚持原则,不明辨是非,那不是“与人”,而是苟合。故尚宽与人是谓恕。
   孤陋寡闻而学不博,不足以为学;一门深入而不及其他,则虽有学而不能贯通。博学,是侧重于横向的学习;知服,是侧重于纵向地贯通。什么叫“知服”?是知道敬畏往圣前贤之道,而不存有任何盛气凌人的心态。一个人的学问无论多么广博,总会有不如别人之处;一个道德修养高的人,永远都会知道敬畏圣人之言。换个角度说,也只有博学的人,才知道学问之深广,才懂得敬畏往圣前贤。一言以敝之:读多了,也就知道服了。“近文章”是指随时学习礼仪典籍,这是“博学而知服”的途径,此处的文,实指上观天文,中通人文,下察地文;“砥厉廉隅”是指磨掉自己的棱角,磨掉棱角不是要圆滑世故,而是要圆融合道。万物各有其用,但又各有所偏,但上天无所不覆,大地无所不载。君子效法天地之道,也应如此。
  儒者在人世间,忘怀名利荣辱,唯道义是遵,因此,别说把一个诸侯国分封给他,就是把天下都给他,儒者所想到的只是如何才能担当起自己的责任,而不会往权势名利上想,能则当仁不让担当之,不能则礼让三先以退之,尧舜禅让,伯夷、叔齐三以天下让皆因此。帝尧禅让,不是把天下的权位拿来私相授受;帝舜承天子之位,不因拥有天下而兴奋,而以“天之历数在尔躬,允执厥中。四海困穷,天禄永终”告诫自己和夏禹。“伯夷、叔齐饿于首阳之下,民到于今称之。”伯夷、叔齐因为“让国”而到首阳山下采薇而食。
“规为”是指操守意志与所作所为。在操守意志方面,儒者“上不臣天子,下不事诸侯”;在所作所为方面,儒者“慎静而尚宽,强毅以与人;博学以知服,近文章,砥厉廉隅;虽分国如锱铢,不臣不仕”。原文17:交友儒有合志同方,营道同术;并立则乐,相下不厌;久不相见,闻流言不信。其行本方立义,同而进,不同而退。其交友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合志同方:志向相合,法则相同。
(2)营道同术:经营道艺,用同样的法术。
(3)并立:与朋友的级别地位同等。
(4)相下不厌:地位有高有低而不厌弃。
(5)流言:虚伪不实之言。
(6)其行:儒者的品行。本方:所守的根本原则必须方正。立义:立身行事必须符合道义。
(7)同而进:道义相同就前相从共进。今译儒者相互间志向相合,治学方法相似,彼此有成就则皆大欢喜,有差距也不嫌弃;彼此长久未见面,听到对方的流言蜚语,也绝不轻易相信;朋友友谊的基础建立在方正道义上,合乎这一点的是朋友,违背者敬而远之。儒者就是这样对待朋友。引述:  本节讲儒者交友之道。
子曰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儒者交友不为利益相同,只为志向相合,并遵循相同的道义原则。子曰: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”。这是“合志同方”之意。人道者,安身立命、人格完善之意,天下太平、秩序良好、百姓安宁之意。志于道的儒者,内求人格完善,外求天下太平,可谓内圣外王。合志同方,营道同术之儒者,自然是道友。   
儒者因心意相通而乐,而信,而进。其行本方仍然是讲内心方正,坚持仁义等原则,闻流言不信,仍然是讲,儒者以仁义为本,流言蜚语,本不可轻信。而若朋友真的在道义上出现问题时,则“不同而退”之,这里的退,我理解,一定是在尽力规劝帮助而不得时,不得已而为之。原文18:尊让温良者,仁之本也。敬慎者,仁之地也。宽裕者,仁之作也。孙接者,仁之能也。礼节者,仁之貌也。言谈者,仁之文也。歌乐者,仁之和也。分散者,仁之施也。儒皆兼此而有之,犹且不敢言仁也。其尊让有如此者。
[size=1em]注释
(1)温良:温和而善良。
(2)本:根本。
(3)敬慎:严谨而慎重。
(4)地:立足存身之所。
(5)宽裕:宽厚大度。
(6)作:生发和应用。
(7)孙(xun4)接:谦逊地待人接物。
(8)能:技能。
(9)礼节:以礼仪来节制。
(10)貌:外在体现。
(11)文:文理。
(12)歌乐(yue4):诗歌与音乐。
(13)和:和谐。
(14)分散:分散资财。
(15)施:施与。今译温和善良是仁的根本。恭敬谨慎是仁的基础。宽宏大量是仁的生发。谦逊待人是仁的技能。礼节是仁的外表外在体现。言谈是仁的文理显现。歌舞音乐是仁的和谐呈现。分散财物是仁的施与行为。儒者兼有这几种仁的美德,还不敢说已经做到仁了。儒者的恭敬谦让就是这样的。引述:本节讲儒者全面践行仁道,但仍不敢说自己就是仁者。
前文言“儒有”,有是展现的意思,是指儒者在不同侧面展现出来的气象,而此处,立了仁义道德之总纲。本段文字清晰意义简明,但内涵深遂广博,非简单引述可尽其理。故回归本原,若读者有心,潜心诵读100遍,其义或可自现。原文19:真儒儒有不陨获於贫贱,不充诎於富贵。不慁君王,不累长上,不闵有司,故曰儒。今众人之命儒也妄,常以儒相诟病。”
[size=1em]注释
(1)陨获:因为困穷而失志的样子。
(2)充诎(qu1):因为欢喜而失志的样子。
(3)慁(hun4):辱没和受辱。
(4)累(lei4):劳烦、牵累。长(zhang3)上:在上位的人。
(5)闵(min3):使人担忧。有司:官吏。
(6)命:自称,自命。妄:虚妄。
(7)诟(gou4)病:指责、侮辱。今译儒者不因贫贱而困顿失志,不因富贵而骄奢失节,不因国君的侮辱,卿大夫的掣肘,官员的刁难而改变操守,所以才叫"儒"。现在很多人自命为儒却有名无实,所以人们常用"儒者"相互讥讽。引述本节寥寥数语简明扼要地定义并勾勒出真儒形象。其实就是夫子自画像。
也即后来孟子所说的:“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,与民由之;不得志,独行其道。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。”
儒者,夫子,大丈夫!
如今(约公元前481年),有名无实妄称儒者众,自然要被人讥笑。现今(公元2015年),亦复如是。故知:真儒难得!原文20:不敢以儒为戏孔子至舍,哀公馆之,闻此言也,言加信,行加义。“终没吾世,不敢以儒为戏”。
[size=1em]注释
1)舍(she4):家。
(2)馆之:在孔子家附近的馆舍住宿。
(3)言加信:说话更加重视诚信。
(4)行加义:做事更加重视仁义。
(5)终没(mo4)吾世:我这一生。
(6)以儒为戏:拿儒者开玩笑。今译孔子从卫国回到鲁国的家中,鲁哀公在孔子家附近的馆舍住宿下来。听孔子细讲儒行之后,说话更加重视诚信,做事更加重视仁义。鲁哀公说:“我这一生,不再拿儒者开玩笑了。”引述:根据《礼记正义》的说法,《儒行》之中所记载的孔子与鲁哀公的对话,是孔子从卫国返回到鲁国的家中,鲁哀公来到孔子家附近的馆舍住宿下来。哀公向孔子询问儒服之事,孔子向哀公说明了儒者的品行,才开始对儒者表示尊重,但只是当时表示不敢再轻视儒者,说是要更加重视诚信和仁义,但是,终究没有任用孔子,意味着仍然没有真正改变轻视儒者的态度。孔子去世,哀公以诔文悼念孔子,这种在孔子在世时不任用却在去世后才悼念的做法,是不符合礼义的。《道德经》中说:“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;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;下士闻道,大笑之,不笑不足以为道。”自古至今,在“闻道”之后却“若存若亡”的人不知有多少?有圣贤君子在世而不知,知而不用,令人浩叹;有圣贤君子之道,在位者却自以为是地半信半疑,将自己凌驾于大道之上,令千古浩叹。或许,能够“闻此言也,言加信,行加义”,人类的历史或可减少一些祸患灾难,百姓也会获得多些安宁。此德业也。

在初九学舍细读儒行,尝试疏解引述,挂一而漏万,本不足外人道,唯愿效儒者闻善相告,见善相示,期抛砖引玉于大方。后记公元2015年9月26日,群贤毕至于常州管干贞故居,讲学儒行。是日也,众说纷纭,良莠不齐,唯行其庭最后立论,极其精当,简录如下:儒者上观天文,中通人文,下察地文,德性完备。读习儒行以其为规为,可以安身,可以立命,可修立内在之德性,可扩充形外于事业。儒行之行,重在行,好比金木水火土,运行谓之五行。读儒行,当与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一起读,可贯穿全经,博大宏深。可知博厚刚毅之间谓之中,可知和而不流中立不倚谓之立。以中立为道,树独立人格,则不为物所转,在这个充满物的世界,我们才可以达到最高境界。


光辉文章流千古。愿君多采撷。


每帖一图:初九匾,自己刻
愿与诸
学人共学共进,为传统文化尽一份力初九学舍本着
尊德性,道问学
的精神同人于野,利君子贞初九而潜,望云而起初九学舍微信号:chujiuxueshe学舍地址:无锡市滨湖区梁溪河公园内(大统华建筑路店附近)有任何问题请联系 张老师 18912352653 hf6fb0333ywCscCG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618

帖子

4726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726
发表于 2019-1-26 18:20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沙发
路过,支持一下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502

帖子

4496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496
发表于 2019-1-26 18:4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板凳
好好 学习了 确实不错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505

帖子

4522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522
发表于 2019-1-26 19:0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地板
不错不错,楼主您辛苦了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459

帖子

4387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87
发表于 2019-1-26 19:2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5#
学习了,不错,讲的太有道理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524

帖子

4555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555
发表于 2019-1-26 19:43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6#
难得一见的好帖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403

帖子

4314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14
发表于 2019-1-26 20:06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7#
不错,支持下楼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495

帖子

4469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469
发表于 2019-1-26 20:27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8#
真是 收益 匪浅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2527

帖子

4563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563
发表于 2019-1-26 20:4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9#
难得一见的好帖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631

帖子

4763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763
发表于 2019-1-26 21:0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10#
学习了,不错,讲的太有道理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  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